当前位置:威海恒创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娱乐殷桃 不做别人眼中的完美女人
殷桃 不做别人眼中的完美女人
2022-09-22

天气闷热。殷桃进来,一股清爽。

短发,长裙,素颜。白得透亮的脸上,笑起来两个酒窝。典型的南方姑娘。

她戏量不少,戏路也广,军旅、古装、现代,没有她特别偏爱的,也没有她特别演不来的。军艺毕业,至今都是军人,她的演艺事业始终稳步前行,像是她的军人步伐,不急不缓,不张扬,不喧闹。

和殷桃聊天,不会有开门见山的情境,除了身上透着一股干净利落,从采访对白里,一时很难抓住她的明显特质。直到谈话逐渐深入,才会水落石出,看出一个直爽、坦诚而倔强的殷桃。

北漂里我算是幸运的

《时尚女编辑》正在热播,殷桃演一个北漂女编辑,被人嘲讽、挤兑,躲在自己的世界里暗自较劲儿、用力,追求自己的小梦想。

从看剧本开始,她就知道这不是一个讨巧的角色,但决定尝试,因为觉得这个人物很真实。“程昕身上有一些很拧巴的东西,有些个性甚至挺讨厌的,太较真,不大度,但她活得很真实。北京像她这样来闯世界的女孩很多,刚来的时候自卑、敏感、没有安全感,但慢慢找到生活的平衡点,一点点实现自己的小梦想,其实是个自我完善和修复的过程。我觉得这个人物很扎实,是建立在真实生活基础之上的。”

从某种角度上讲,殷桃也算北漂,从重庆到北京念书,而后留下。但她很幸运,基本没有经历所谓的北漂之苦,最多也就是毕业之初,经历了每个人都会经历的茫然、忧虑、被误解以及委屈。那些日子一晃而过,她摇身就成为了自己。“所以我不觉得这些有什么好抱怨的,我已经很幸运了。”

之后,她就一直被幸运眷顾着,稳步前行。戏量不小,戏路也很广,军旅、古装、现代,一路表演一路成长,没有特别的高峰,也没有特别的低谷。“每个人接戏都希望能接到故事好玩的,人物扎实的,但现在拍戏的环境越来越快餐化,需要角色有噱头,但我接戏有我的标准,人物不一定高大全,但一定要扎实,完全为了噱头而表现的东西我会排斥。”

这是她的真实,也是她能掌控的方向。她是随遇而安的人,即使有点小野心,也是这个圈子里起码的追求。“这个职业不可能一点斗志都没有,但我也不想成为金字塔尖上的人,能演自己喜欢的角色,又能赚钱,自己能过上好生活的同时让父母也生活的好一点,就挺好了。没有的东西我不会凭空想象。”

直白、直接,不回避想多赚钱、想过好生活的想法,不矫情地把梦想伪饰和包装的高尚,这是她的真实和踏实。

同时也是她的成长和成熟,她不再在乎的别人怎么看。“刚毕业的时候,更多在乎的是有多少人夸我,多少人认可我,别人对我怎么看。现在我在乎的是自己觉得自己怎么样,是否舒服。”

完美女人遇事勇敢又担当

这还是一个很有自我主张的女人。在这个铺天盖地都是微博控的当下,她竟然可以忍得住不开微博。不用忍,她说她不想开。

只有两个因为工作开的官方微博,她自己没有私人领地,博客、微博都没有。

“有些人很愿意自拍秀自己,但那不是我的方式。我可能会说一些真话,以及内心的一些想法,但那样又容易惹事儿,除了这些,我实在想不到还能说什么,索性就不开。”

人总是需要发泄的出口,殷挑的方式,是自己宅在家,安静地呆上一天。也可能是收拾房间,所见之处擦得一尘不染。也可能是叠衣服,一件一件叠得整齐有序。遇到特别烦心的事,就拿出纸笔,一边写,一边跟自己说话,通常有两个声音,一个说一个又来反驳,两个小人儿打架的过程中,烦恼事便得到了梳理和稀释。

“我一直觉得自己语言特别匮乏,真正内心深处的东西不知道该怎么表达,表达错了别人又会误会,越解释就越拧巴,索性不说。”她又开玩笑说,艺人嘛,就是异于常人,不是所有东西别人都能了解,自己消化就好。

即使媒体有不实报道,也是如此。她只尝试解释过一次,一直纠正到对方出面道歉认错,“可还是没有用,再报道的时候他不会提道歉,还是有失偏颇。”网上有负面评论,朋友气不过,一条条回复,跟人理论、争辩,殷桃反过来劝慰朋友,“这种事情,最好的方式就是视而不见,当做没发生。”

崇尚简单的人比较容易快乐,但不代表没有要求。她心中的完美女人,不是上得厅堂,下得厨房,而是遇事勇敢,之后敢于担当,对身边人很好,真实地做自己。

理想的自己,是做梅特尔·斯特里普那样的女人,事业和家庭都处理得非常完美的同时,又能做自己。“我身边也有朋友,是别人眼中的完美女人,但自己特别不快乐。这样的活法真的不适合我。做别人眼中的完美女人和自己认为的优质女人,性质是不一样的。”

一个人成熟的标志,是在为他人活和自己活之间恰当的把握和平衡。殷桃说自己现在就是这种状态:“有时我会为别人活一活,前提必须是自己在乎的人。但不可能不为自己活。”

对于生活,可以自我把控,已经算是很好。但唯一的遗憾,是身为军人的限制,国外的旅行太少。如果有一天,找到心爱之人,一同旅行度假,不是什么名胜古迹,而是在国外的某个小镇,喝杯咖啡,晒晒太阳,深入地、放松地呆上一阵,生活就堪称完美。

人一简单就快乐,一世故就变老。做个真性情的人,享受阳光和温暖,殷桃的向往如此,生活,也理应如此。

我想要的情感模式:有事直说

殷桃从小的梦想,是做幼儿园老师。对小孩,她耐心十足。“如果不做演员了,我想开个幼儿园。我太喜欢小孩了。”

“所以将来结婚以后,我一定不会纠结要不要孩子,虽然现在还没找着孩他爹,但将来结婚后,会想生他十个八个的,但我是军人,不能违反纪律。”说得她自己开心地笑。

在爱情里,她当然也会做每个女人都做过的梦。男友高富帅,对自己又好,跟心爱之人住在城堡里,每天栽花种草品红酒。当然,现实生活不是琼瑶剧,不是没可能,只是不能拿童话当标准。“成熟就在于会屏蔽掉一些不切实际的幻想,现在就想务实一点,认真过日子,享受现在。这样将来未必有多好,但至少也不会差。”

少不更事时,她也热烈过,好与不好都极致过。岁月让人成长,她现在自然不会一如当初,更期待的,是平淡中有质量的落地生活。“说相敬如宾有点过,但希望踏实一点,认真过日子。没有适合的人,宁愿自己,不想再浪费时间做无谓的事情,尽量减少去伤害对方或被对方伤害的可能性,以前折腾够了。”

《时尚女编辑》里的程听,跟前男友纠缠不清,这样的方式,她很反感。“我不喜欢复杂的关系,越简单越好,不光是感情,跟人合作,跟朋友相处,任何事情都是越简单越好。我本来智商就不高,有事就直接说,能解决就解决,特别讨厌纠缠,讨厌吵架。”

或许是她骨子里原本的洒脱,也或许是这些年在圈子里体会了太多是非无奈,以至于她不再在乎外界的声音,甚至连出去聚会这样的事情她也失去了热情。“可能我跟别人快乐的点不一样,我不觉得跟一群人出去玩能让人快乐,在我熟悉的环境,跟熟悉的人,过熟悉的生活,我会觉得高兴。”

她很宅,开玩笑说,自己是将来标准的好主妇。不工作时,多数宅在家里,收拾房间、看电影。因为妈妈烧得一手好菜,她也简单学了几手,虽然不多,但很精致。把朋友请到家里,吃吃饭,喝喝小酒,聊聊天,翻来覆去就是熟悉的那几个,可她觉得舒服。

“大家都觉得这个圈子节奏很快,要如何如何才能眼得上,可我就不喜欢老变。都说射手座爱自由,不是出去玩没人管才叫自由,我觉得自由就是随心所欲,别逼我变也是追求自由的—种方式,如果逼我变,我就会逆反。”

在大家的印象里,重庆姑娘直爽泼辣、聪明能干。“从小大家看我的长相,都觉得我很聪明,其实这是个误会。我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个聪明的人,说话直,容易得罪人,不会计划,又没心计。我是个是非分明的人,不那么中庸,也不那么容易妥协。”

殷桃说自己不想八面玲珑,不是不会,是不想那样。遇到对路的人就深交,不对的^就绕道而行。“我从来就不怕特别直的、特别冲的,就怕复杂的、迂回的,有话不直接说,让你猜,太累了。”

做人做事,去繁从简,这种类型的人,喜欢的会特别喜欢,不喜欢的会特别不喜欢。但都无所谓,她不在乎,她只想做舒服的自己。

崇尚简单的人比较容易快乐,但不代表没有要求。她心中的完美女人,不是上得厅堂,下得厨房,而是遇事勇敢,之后敢于担当,对身边人很好,真实地做自己。